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沙颍文艺

母亲化腐朽为神奇的绝活

2017-08-05 09:34:52 来源:川汇视窗 浏览:776


    很小时侯,就知道我娘抠门儿是远近闻名的。
    就拿我三年级时的一条裤子举例吧,那条军绿色裤子来自太康农我场我大姨家,曾被我两个表姐穿过。来到我家时,膝盖部分已经磨得几乎透明,随时都会破个洞露出膝盖来。最令我无法接受的是,它是个女款,裤门开在裤腰上而不是前面,这意味着每次上厕所,我这个小爷们儿都要象小女生一样蹲下来。尴尬、憋曲成了我穿上那条裤子后的唯一感受。
    我在姊妹四个中是老大,家里唯一的男孩。没有挑三拣四的条件,所以,只好穿着这条裤子硬着头皮去上学。
    这个秘密只守住了一节课,就被我后排的李留妮发现了。别看这个李留妮名字很娘,其实他是个很娇气的男生,他父母生不出闺女,所以给他取这个名字,为此我们已整整笑话他三年。他有一个在乡里做饭的父亲,他上面几个哥哥初中没毕业,就被安排到乡里吃了商品粮,我们班里同学都羡慕他,但谁也不敢惹他。他会因为一点小事,把他爸爸刚买的钢笔掰断,还会把老师发的新课本撕烂。这个难惹的家伙发现了我的秘密后,借机开始了无休止的炒作,从此同学们的笑点从他的名字上转移到了我的裤子上。
    当天,和我同上厕所的他,一眼就注意到了我的奇怪举动。于是,异常兴奋的他马上亮大嗓门道:
    “哟,女孩子尿尿才会脱裤子蹲着,你这是弄啥呀!”
    几个正在小便的同班同学开始没注意到我,经他一提醒,都扭头看个究竟,经过一阵子的观察之后,窃笑声四起。
    “我看你有没有小鸡鸡,不是女扮男装的吧?”他又故作惊讶地提醒道。
    因为笑点新鲜出炉,于是大家都不肯出厕所,任由哄笑一阵儿又一阵儿爆发开来。我平日里能言善辩,可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面对大家的调侃,我只好装着什么也没发生,低着头,红着脸儿,挤出了厕所,逃回了教室。
    经李留妮这么一闹,当天,我后三节课就什么也没听到,只觉得自己像穿着一身儿绿蒺藜。放学路上,心情纠结的我成功地让裤子膝盖睁开了两个鸡蛋大的眼睛。
    谁知我娘下地回来,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啥也没问,拿出工具来,飞针走线,一会儿功夫,整出两块绿补丁,两只大眼睛闭上了。好在两块补丁针脚齐整,跟裤子颜色相近,猛一看几乎看不出来。但是,同学们的嘴是什么样的补丁也补不上的,他们把两片嘴唇儿上下一碰,就飞出了一串儿的讥笑声。
    在随后的一个月中,我天天心乱如麻。更可气地是,就连我以前那知心、温柔的“小同桌”,也时不时地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瞅着我,过去对我特崇拜地劲儿一扫而光。
    在这一个月里,我想着法儿把这条裤子换着地儿地开口儿,从裤裆儿到屁股,从膝盖到裤腿儿……可老娘总是一声不吭地打上补丁。
    我强压的怒火,终于有一天爆发了。
    那一天,天下着雨,爹娘回来的都很早。爹在路上遇到了常常以我为骄傲的数学老师。我听爹对娘说,我今儿碰到儿子的老师了,老师说,孩子最近上课老走神儿,以前从不这样。
    老娘叫我过来,问我因为啥,并埋怨我了好一阵子。那一天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劲儿,不到九岁的我三下两下把那条绿裤子从身上撕了下来,暴跳着隔着房梁扔了过去,恨恨地吼了一句走了,“那来的破女人裤子,叫我穿!”
    爹娘都愣愣地望着我。后来我想起来都后怕,老爹是出名儿的火爆性子,如果当时他走过来,确定要往死里打我。可是,爹娘都没再说什么。晚上,老娘的灯亮了半夜,我朦胧地看见她望着那条裤子愣愣地出神儿。
    第二天早上,老娘又让我穿了那条绿裤子去上学,我没吭声,默默地背了书包很不情愿的走了。可是,我在学校又一次被同学们围观,这次没有讥笑声儿,而是一片啧啧称奇,还不时有人伸手摸我的屁股。
   跑到厕所褪下裤子一看,开口被改在前面了,另外,屁股那里还多出来了两只活泼可爱的卡通狗儿,紫色的脑门儿,长长的耳朵,红红的舌头,蹲坐在屁股部位,像两只守望口袋的看家狗。我自己看着都愣了,心想,老娘什么时候把针线活儿练得炉火纯青了。在随后的几天里,我这条裤子总在变化着,我的膝盖部位多了两朵翠色的荷花,裤腿上多了两朵对称的祥云。
    这次我不仅是在教室里围观,连走在放学的路上,都会有老师好奇地看上几眼,还有一个女老师跳下自行车,问我裤子是在哪儿买的。
    我突然意识到,这条前卫的裤子,让我莫名地走上了学校时尚的前沿。
    有一天下课,李留妮红着脸儿趴到我耳朵旁儿小声说,能不能让老娘在他裤子上也绣两只小卡通狗儿,如果嫌麻烦了,换两朵花儿也可以。我摇了摇头说,“不行,裤子只有破了才能补补丁,有了补丁才能绣花”。李留妮愣了一下,忽然从口袋里,摸出削铅笔的小刀,硬生生地在裤子膝盖部位挖了两个洞。
    第二天,李留妮的裤子膝盖上多出了两朵黄色的玫瑰。老娘显然也误会了李留妮的名字,以为女孩子都喜欢花。不过李留妮显然不介意这些儿,从此之后,几乎每天都穿这条裤子满学校转悠,然后回来告诉我学校有多少人夸他裤子好看。
    在裤子上绣花儿或动物,成为那个年代我们学校的时尚。不过,他(她)们裤子上花儿或动物,无论从颜色、逼真度到位置的搭配上,都无法和老娘的相提并论。我们同学的好多家长还不止一次的到家里跟老娘学活儿,真是老娘的独门绝活!
    我这条绿裤子一直陪伴我小学毕业,后来改为了短裤,再后来转送给了二妹、三妹,也着实让她们洋气了许久。

                                                              (王君)

                                                             编辑:崔海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