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沙颍文艺

你,那么近又那么远

2017-02-10 11:00:06 来源:川汇视窗 浏览:952


    看了1月4日解放军报刊登的《家,那么近又那么远》,心中既感慨又感动。“我想一个月回次家”,这一句听上去平平淡淡的话语,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愿望,但当从一名军人口中说出来时,显得是那么奢侈,又是那么无奈。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作为一名军嫂,我很理解文中空军某师宇峰营长作为一名军人的责任和担当,更敬重宇峰营长妻子对丈夫的默默支持,对他们这个小家的辛勤付出。对解放军报注重关注基层官兵的心声,关注军人的家庭生活,感到十分欣慰。感慨和感动的同时,我想把自己作为一名军嫂的内心感受和一些感触用笔表达出来,想把我和他的故事在此分享给大家。借用《家,那么近又那么远》,我想代表军嫂对自己的丈夫们说:《你,那么近又那么远》。

你,那么近又那么远

   我又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就醒了,又像往常一样顺手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翻看微信朋友圈。你也许不知道,其实我更想看到的是你的留言,更想知道的是你的信息。我给你说过,我知道军人任务特殊,即使不能朝朝暮暮、花前月下,但只要能经常看到你,哪怕是关于你的一丝丝一点点痕迹,我也就感到知足了。你又像往常一样用微信给我发文章,这次你发的是《家,那么近又那么远》。看了题目,我心中暗自笑了笑,你是不是又在给我“洗脑”。你也许不知道,我的脑早被你洗彻底了。如果你不信,我当初在众多追求者当中又怎么会选择了你?又怎么会在一些亲朋好友“结婚后就要面临两地分居”的劝说中坚定非你不嫁的信心?又怎么会在没有彩礼也没有隆重的结婚仪式下义无反顾地和你走进婚姻的殿堂?
    在没读你发给我的文章《杜宏:定格在雪域孤岛悬崖下的军魂》之前,如果你问我伊木河在哪,如果不是被死亡和热血唤醒的战争和意外,我怎么会知道遥远的伊木河,怎么会知道祖国万里边防线上的一个小连队,又怎么会知道那里的连长杜宏和他的兵;从《罗援少将亲赴中印边境:绝不把祖国的领土守丢!》中,我听到了一名将军发自肺腑的感言:不到西藏不知道祖国山河的壮美,不到西藏不知道空气的稀缺可贵,不到西藏不知道我们驻藏官兵的艰苦,不到西藏不知道我们驻藏官兵的可爱!从《如果军人零点以后不站岗了,后果不堪设想》中,我深深懂得:军队就是桥上的栏杆——它不需要你常常依赖,但从来不可或缺和平一一就是军队存在的最大价值!一篇篇文章让我了解了一个个平凡而又敢作敢为的群体,默默奉献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但看了解放军报刊登的《家,那么近又那么远》后,我承认在此之前我的脑被你洗的还不够彻底。这次却被空军某师宇峰营长那句“想一个月回次家”的心里话触到了心底,触到了心里那最柔软的部分……坦白地说,是被宇峰营长的那个简单而又奢侈的愿望给我彻底“洗脑”了。
同千千万万个军嫂想比,大家都说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和你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从我们结婚时的相距300多公里,到有我们的女儿时相距100多公里,又到我们在同一个城市,直到现在我们相距2.26公里。虽然距离上缩短了,可我觉得和从前一样依然还是离你那么远。
    300多公里,对于刚成为新娘、刚当上军嫂的我根本算不上什么,结婚和不结婚并没有太多区别,依然相聚少离别多,好在生活的一切、一切的生活都是新的。
    有女儿格格时,我们相距100多公里,这应该不算远,可我觉得却很远。我清晰地记得临近生产时,你打算请假回来陪我,我也日思夜想的盼着那一天,可直到我进医院上产床前等你签字时,却仍未见你的身影。医生要求必须由直系亲属签字,其他亲人又不在身边,你可理解我当时既盼你又恨你的心情吗?当你参加完上级的迎检匆匆赶回来,带着一脸愧疚、拖着一身疲惫站在我床前时,我满腹的牢骚竟不知从何说起;看你小心翼翼却不专业地抱着女儿,女儿却依旧睡得香甜时,我的心顿时化了。
    女儿上幼儿园时,你因工作需要调到了军分区,我们到了同一个城市,本以为你能抽时间替我接送一下女儿让我能轻松些,但事实却不是我想像的那么简单。送孩子上幼儿园,你说要早早地到单位,小小的女儿也不能像你那样早早的起来。记得就有一次,因为我有事,没办法只好让你去送孩子。你早早地把还在睡梦中的孩子叫了起来,早早地把孩子送到了幼儿园。因为去的太早,你和孩子在寒风中的幼儿园门口傻傻地等了半个多小时,最后你等不及竟放心大胆地把孩子交给了一个同样等待的家长。当异常疼爱女儿的我得知情况后,真想同你吵上一架,但看到你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我的心顿时软了下来。送孩子赶不到一个点上,那接孩子总可以吧。其中仅有的一次也是因为有事让你去接,你却因为在单位加班忘得一干二净,还是幼儿园老师把电话打给我又转给你才想起来。当我匆匆赶到幼儿园,大老远看到夜色下诺大的幼儿园就剩下女儿孤伶伶地一个人,看到女儿大老远就扑向我,听着哭的很痛的女儿连连说“爸爸答应第一个接我,爸爸骗人,再也不让爸爸接了”时,我的心都碎了。在老师的些许抱怨的表情和言语中,我答应孩子,也暗下决心:以后一定不让你接女儿了。没有你的日子里我早学会了独自承担和面对生活的一切。
    女儿经常说你笨,却说我很聪明。我知道小孩子是就事说事,也知道她如此评价你我指的是同一件事。从一年级开始,我给女儿报了钢琴班。初始学时,那些古古怪怪的“小蝌蚪”很是难为孩子,学不会时,好强的女儿还会哭鼻子。因为大学时学的美术专业,对于音乐基本是一窍不通,但自认为比孩子理解力强一点,又加上看到不忍心女儿学不会时的那股难受劲儿,因而每次老师教时,我便在旁边跟着学,回去再和女儿一块复习一起练习。开始的一段时间是我学会了教女儿,后来,好强的女儿居然超过了我,成了我的“老师”。因为老师教时我提前学了一遍,女儿便觉得我聪明,一学就会。也许是见到你的时间有限,女儿总喜欢向你炫耀她的哪怕是一点点进步,当然更喜欢做你的“小老师”。而你常常应付了事,当然对于钢琴也是云里雾里。我想这就是女儿说你笨的原因吧。如今女儿已经过了钢琴八级,我也相当于三级、四级水平了。而你,依旧停留在起跑线上,看来小孩子不说假话,这评价也不算是言过其实呀!
    然而,一直说你笨的女儿,每每说起她大班时元旦汇报演出和你合演《爸爸去远方》那件事,却连连竖起大拇指,脸上写满了崇拜和自豪。因为你是军人,所以女儿特地选了《爸爸去远方》这个参演节目。节目中小女孩的爸爸是一名参加维和的军人,她一直盼望着爸爸回来,盼望着爸爸带她去看做梦都想去的北京,去看看奥运会的“鸟巢”。幼儿园要求女儿和你先在家里排练,正式演出前几天进行验收,达不到要求就会拿掉。小小年纪的女儿可是下足了功夫,早早就把台词背的滚瓜烂熟,每天都等着你回来排练,却多是在等待中进入了梦乡。即使偶尔的一两次排练,不知是你有心还是无意,经常卡壳接不上台词搭不上话,女儿急得直哭,而你总是讪讪地笑。我感觉你笑中也有尴尬。幼儿园通知正式验收节目的头天晚上,女儿惊喜地告诉我你基本能把台词背下来了,并且还准备好了道具:一顶建筑用的安全帽,不过红色已漆上了蓝漆,还有联合国标志和英文缩写UN;一把塑料玩具枪,不拎起来仔细看,真看不出来是假的。女儿睡熟后,你说台词记得还不够熟,就又从被窝里爬起一遍遍背了起来。你的辛苦终于没有白费,早上去幼儿园前和女儿排练,居然一字不错,整个表演还非常到位,上午的验收也顺利通过了。正式演出那天晚上,在你的配合下,女儿的表演堪称完美,坐在我旁边的不少观众和家长“啧啧”赞叹。这赞叹虽然是对你和女儿的肯定,但我感到十分欣慰,再苦再累也觉得值了。
    其实,家里的事情再苦再累我都不会怪你什么,独有父亲走的那一件事情我无法原谅你。当哥哥把父亲病危的消息告诉你时,你却因为参加比武考核而埋在心里。直到我从家里其他人那里得知消息并催促你时,你却让我等着你。因为等你,虽然离家那么近,我竟和你一样没能当面送上老父亲。这是我唯一不能原谅你的。我知道这也是你最大的遗憾。
    2.26公里,是你单位和家的距离,是你和女儿及我的距离。如果我给你说,你离我和女儿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你也许会发笑。如果我给说其他人说,我们一家人离那么近却又感觉那么远,听到的人也许会发笑。2.26公里,这个距离的确是近的不能再近了。但你说,部队是部队,家是家。你不可能把单位搬到家里,我和女儿也不可能把家搬到人武部。你说训练时经常和官兵们一起跑3公里、5公里。5公里,仅相当于你从单位到家又返回去,即使是3公里,跑到家还绰绰有余。当我给你算这个简单的数学问题时,没想到你却不容反驳地说:“如果我半路跑回家,其他人也会跟着拐弯!”你的这个回答,当时我真没听清楚,更没想明白。记得去年上半年你们部长外出学习一个半月时,你说要值班,又适逢征兵宣传,单位人少事多,期间愣是没正儿八经地回来一次。说起你,现在女儿似乎养成了习惯,向我问起“爸爸啥时候回来?”给你打电话常问的是什么,相信我不说你也知道。在这里印证一下,如果只说一句,她会问”你啥时候回来?如果是先给你眉飞色舞的讲点什么有趣的事,最后一句也肯定还是会问“你啥时候回来?”留心回忆一下,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呢?
    同千千万万个军嫂想比,我感觉自己确实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和女儿离你很近。实在想念时,还能去单位看看你;即使值班,偶尔也能陪陪你。而那些在大漠戈壁、边陲海岛为祖国站岗放哨的军人们,他们的妻儿想他们时,又该怎么办呢?尽管现在交通、通信都非常便捷,但那时空、那距离,又怎么能轻易跨越呢?但那时空和距离,又怎么能会隔断彼此的爱和思念呢?真心祝愿新的一年宇峰营长“想一个月回次家”的梦想能够实现,也相信那些即使远在大漠戈壁、边陲海岛为祖国站岗放哨的军人和他们的妻儿们在不远的将来能够想常相见、常相守。
听你说部队正在改革,但我和你一样相信:部队会越改越好。也请你相信,我和女儿是你的坚强后盾,无论部队怎么改革,无论组织怎么安排,无论你怎么决定,我们都坚决支持你,我们都永远与你同行!
    最后,我还要告诉你:如果有来生,如果你还是一名军人,我依然会选择你,依然会义无反顾地和你走下去。因为,我热爱军人,我愿意做一名军嫂!

                                                            (张晓君)

                                                           编辑:崔海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