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沙颍文艺

缘起华山

2017-04-29 09:38:21 来源:川汇视窗 浏览:1018

侯婷婷


  听过太多诗和远方的心灵感言,看过太多指点江山的激扬文字。依然会在每一个被梦想叫醒的清晨,成为千万熙熙攘攘人群中,不起眼的那一个,在不知所云中,踉跄而行。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傍晚时分,心头突然涌动出一股久违的悸动。是他,还是他,那个埋藏在心灵深处最真实的、最想去的地方又一次闪过。整理妥背包,收拾好心情,出发。从没有独自旅行的经历,第一次,便来到五岳之西“天下奇险第一山”——华山。

  他就在那里,不近不远。

  听说,人生来就有两种恐惧,一种是坠落的恐惧,另一种恐惧就是孤单。而攀登又是这两种恐惧的结合体,再加上自古就有“华山奇险冠天下”的说法。当我站在他脚下,仰视之时,那发自内心的敬畏之情,油然而生。这里既有“沉香劈山救母”的美丽传说,又有高手云集“华山论剑”的英雄豪情。

  于是,山下讨张地图,抄起两瓶水,便背起了登山包。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俯首白云低”。一路由北峰漫山遍野的繁花,到西峰陡峭惊险俊丽。从南峰终年的白雪皑皑,再回北峰沉淀历史的厚重。在东峰观看不一样的日落,等待不同时间的日出。中峰品鉴名山大川风范,感受大自然鬼斧神工。就这样,当我手脚并用爬上华山朝阳峰顶,瘫坐于陡峭石阶时,才终于明白武林高手为什么要选在“华山论剑”,因为单就上这山,就能甩掉一半高手。此刻,我应该就是那传说中的高手。我吭吭哧哧地喘着粗气,心里这样想着。

  山水间的生活,因不便而菜更香。登山时的寂寥,因同行而邻更亲。途中遇到多位独行者结伴而行,却因不同的目的地,走走散散。当然,坚持又笑到最后的高手也很多。比如东邪黄药师、西毒欧阳锋、南帝一灯、北丐洪七公,中神通王重阳等著名武学宗师,还有郭靖、杨过、老顽童、令狐冲、黄蓉、任盈盈等武林豪杰。为一点信念、一点自由、一点释放、一点激情,带着一点点埋藏在心底无法向他人诉说的故事,集聚华山之巅,论剑武林。

  这场较量,无关生死,只关江湖,关于爱与恨……

  夕阳余晖折射在那个远离尘世的长空栈道上。山远,云低,空气中飘来微微的花香,身背绳索的我在绝壁空隙中小心上下,时不时会有冰川融化后的大块积雪,从身旁坠落,视觉的冲击力足以唤起尖叫,坚冰撞击石壁的声音撕破山间沉寂,毁灭性地跌落至崖底,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因攀登绝壁大于70度的视角局限性,先要用半只脚掌探入那手工开凿的不规则壁洞内,果断定位,迅速支撑,再由手按脚的走向,依次轮换着绳索的高度。我尝试腹壁而立,半空行走,丝毫不敢怠慢,因其对立面便是——万劫不复。

  人是在过程中寻找自我的,此刻的我,听到了的心跳,清清楚楚……曾几何时,生活中的我们同样是带着汹涌的乐观、无限的自信和万仞的勇气,翻越着一座又一座的高山,却是否想过,去翻越自己内心深处的心魔,面对不预见的可能性,面对人性中原始的薄凉。成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于是,我们就把这个过程叫做征服。

  当我静坐在万仞绝壁镶嵌石钉搭木板而筑的狭小空间中,世间的各种分分合合、跌跌撞撞、坎坎坷坷如白驹过隙般涌上心头,抬眼望见一只鹞鹰在山间盘旋,自由且自在,孤注一掷而坚定有力量,试图凭借风的指引,向我展示着他在另一个世界中处变不惊的平静与安详。记忆中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伴随着清风解语,尽是黑白影像,无言独上心头。

  任由时间就此定格,一秒又一秒地过去……

  这些时间就是用来被浪费的。

  这些过程,就是奖赏。

编辑:崔海燕

相关文章